1.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救救孩子,再谈“ 毒跑道”

日期:2016.03.06 人气:362

一再发生的“毒跑道”事件,终于延烧到了北京,也由此将它推向了舆论顶峰。

  进入 4 月以后,北京的气温逐渐回升,北京一些学校孩子们流鼻血、咳嗽和皮肤过敏等异常症状多了起来。

  2016 年 5 月 24 日,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有家长反映学生出现流鼻血、困倦等身体不适的现象。四年级的一个班,共有 37 人,其中 20 多人产生头晕、头痛、食欲不振、流鼻血等症状。26 日早上 6 时到 7 时,一个小时内,有 10 位学生家长先后替孩子请假,原因均为“流鼻血”。

  知悉这是群体症状,加之此前“毒跑道”事件屡屡被曝光,家长们认为——所有症状基本都指向学校去年暑期刚翻修的塑胶跑道。随后十几个家长去了西城区教委交涉,但未果。家长们又聚集到了校门口,要求学校“给个说法”。于是,白云路小学“毒跑道”事件被当作北京目前该类型事件的典型代表。

  集中爆发的校园“毒跑道”事件已然成了一个全国性事件。家长们需要说法,更需要答案:“毒”从何来?对孩子的危害有多大?

  “毒跑道”集体性出现

  齐琳是白云路小学众多“愤怒”家长中的一位。她一直特别在意女儿的健康,因为担心学校饭菜不卫生,女儿已读四年级,从未在学校吃过中午饭。也因为母亲的细腻和敏感,她成了白云路小学最早意识到“问题跑道”的人。

  起初,她发现从 2015 年 11 月到 2016 年 6 月,“孩子只长了 5 毫米。”除了不长个,今年 2 月,女儿还在学校体检中查出视力下降,“双眼正常视力变为 4.2,10 岁的女儿成了家里第一个近视眼”,这让齐琳感觉惊讶并想不通。

  直到某一天她再次闻到女儿身上的塑胶味时,齐琳脑海里忽然冒出了“毒跑道”新闻。事实上,进入 2016 年春天后,她每天中午在校门口接孩子,一直能闻到这股味儿。齐琳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她开始留意“毒跑道”新闻。

  确定跑道有问题的是一位叫王山的家长。他的儿子正读三年级,爱流鼻血。他发现孩子流鼻血的情况不太正常。以前也流,但能很快止住,而近几个月,鼻血“一直往下掉”。

  这几乎和网上之前曝出的“毒跑道”新闻里的症状描述如出一辙。

  家长群里,敏感的妈妈越来越多,今天谁又流鼻血了、起皮疹了、吐了都会成为讨论的焦点,并不断刺激着其他家长的神经。而且孩子生病的时间正好与在操场上训练的时间吻合——进入 5 月,白云路小学开始筹备学校的体育节,不少孩子得在操场上排练团体操,这让家长们确信,孩子们不适症状的来源“就是毒操场”。

  王山说,儿子的脚上有一点溃烂,一开始以为是染上脚气了,现在想来,应该也是对毒操场过敏。

  仅今年 5 月 20 日之后的一周内,白云路小学是国内第四所被曝光跑道可能存在问题的小学。去年 9 月份,“毒跑道”最先在江苏被曝光,当时即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5 年 9 月,新学期开学不久,江苏省苏州市元和小学十几名小学生陆续出现了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等症状,家长纷纷将矛头指向学校新建的塑胶跑道。学生家长李女士说:“距离塑胶跑道最近的二年级 4 班,有莫名流鼻血等症状的学生最多,非常可能与塑胶跑道释放的刺激性气味有关。”事发后,校方暂时停课,并拆光了塑胶跑道,这一场风波才逐渐平息。同样在 9 月,江苏无锡、南京、常州等地的小学,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江苏毒跑道”事件爆发后,其他省份学校也出现学生疑因塑胶跑道中毒现象。根据公开材料不完全统计发现,截至 2015 年 12 月 1 日,“毒跑道”至少已波及江苏、浙江、上海、河南、广东、江西 6 省市,具体城市则多达 15 个。

  “毒跑道”事件发酵过程呈现出相似性,基本都经历了:学校更换塑胶跑道不久,学生集体出现流鼻血、头晕、起红疹等症状;家长查找原因并将 “疑凶”锁定塑胶跑道;媒体介入进行调查和报道引发社会关注;塑胶跑道在生产、施工、监管等方面存在的众多问题和漏洞不断地暴露出来。

  有毒塑胶跑道的出现敲响了校园安全的警钟,然而自去年以来,被曝出有毒跑道的学校基本只以拆除塑胶跑道而告终,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罚政策的调整并未产生太多影响。

  直至今年 6 月 21 日,教育部才表示,将再次会同环保部、住建部、体育总局和国家标准委等部门研究塑胶跑道标准制定等有关问题。此后,教育部要求各地教育部门:对经过环保、质监等权威机构检验确认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塑胶跑道,立即铲除;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

  为什么用塑胶跑道?

  白云路小学学生家长们认定的“罪魁祸首”,是学校在 2015 年暑期铺设的塑胶跑道,也被称为聚氨酯跑道或混合型塑胶跑道。聚氨酯是目前市场占有量最大的传统型材料,占了目前国内市场的 95%。目前被曝光的“毒跑道”都属这一类型。

  聚氨酯跑道的基本原料是聚氨酯双组分(A、B)胶水,施工时要按一定比例将 A、B 两种胶水混合,加入主原料黑色颗粒,铺设过程中还会使用涉及多种化工材料的溶剂。铺设过程中,几乎每个环节都有出问题的可能。

  然而,聚氨酯跑道所具有的优势也是明显的。根据资料,一般学校选择这种跑道,主要从七方面特性进行考虑:

  材料。聚氨酯跑道材料大部分为 PU 材料 ( 在塑胶材料之中,是属于较好的塑胶材料 ),加入少量的黑色颗粒,与全塑型相比性价比较高。

  弹性。聚氨酯跑道具备适当的弹性,能对运动者产生一个适当的反弹力,同时保护运动者关节及韧带,减少受伤的危险。

  耐磨。聚氨酯跑道卓越的耐磨性能,能保证塑胶跑道结构长期稳定不变,并可适用 7mm 以下鞋钉的跑鞋。

  稳定。聚氨酯跑道具备优良的抗老化及耐盐雾、湿热、臭氧、紫外线功能,内在物理机械性能及外观结构特征恒久不变,延长其最佳使用寿命。

  防滑。聚氨酯跑道特制的覆盖层,能保证其表面不滑,为运动员提供一个接触稳定的安全感觉,即使在潮湿条件下和恶劣天气中也能保证运动员脚下踏实,起步、加速、跑动快速安全。

  实用性。聚氨酯跑道是全天候跑道,在具备适当排水系统时,大雨后或冲洗后也能立即用于训练、比赛和游戏,且其使用性能不变。

  维护简便。聚氨酯跑道在其合理使用范围内无需特殊维护,但日常清洁、冲洗是必要的,适当的维护能提升其使用寿命。

  总的来说,聚氨酯跑道性价比较高,价格适中,而且正确使用下寿命能达到 10 年,这些优点受到很多学校的青睐。

  不过铺设塑胶跑道更直接的动力,还是缘于政策要求。为改善校园体育设施滞后局面,2015 年 4 月,教育部专门印发《学校体育运动风险防控暂行办法》,特别强调,教育部门和学校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有关产品和质量标准选购体育器材设施,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应当要求供应商提供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安全检测及评估报告。

  于是,包括白云路小学在内的众多学校纷纷在 2015 年暑期对旧操场进行翻修。这也是为什么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毒跑道”事件集中爆发的原因。

  毒不毒,谁说了算?

  白云路小学学生家长的不满声不断扩延,6 月 2 日,白云路小学终于下了停课通知。北京西城区监察局、环保局等相关部门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对白云路小学的操场和室内空气进行检测。

  一天后,西城区教委针对白云路小学塑胶操场一事召开发布会,解释 2015 年暑期白云路小学的操场确实进行了改造施工,施工方为北京广平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监理方是北京星舟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去年操场完工后验收结果为合格。西城区教委称,将与学生家长一同聘请权威检测部门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学校操场停止使用。

  6 月 4 日与 5 日,在 6 名家长全程监督下,白云路小校进行了室内空气采样检测。

  6 月 12 日,检测结果出来。北京华安联合认证检测中心检测部部长焦洪阳在发布会上指出,按照塑胶跑道现行的两个国家标准,在四个检测取样位置,均未检出苯、甲苯、二甲苯、重金属等物质,符合国家要求。在抽检的 16 间教室中,15间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只有1间音乐教室甲醛超标。

  结果一出,有关“毒跑道”的争议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最终,西城区教委决定实施彻底整改,检测不合格的音乐教室立即停止使用、拆除装修材料,而检测“合格”“符合国家标准”的塑胶跑道也将全部铲除。

  焦洪阳所提到的两个“国家标准”,指目前国家关于塑胶跑道的检测存在的体育标准和环保方面的标准。如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 1部分:田径场地》、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

  两个国家标准都对塑胶跑道成品中的有毒有害物质限量进行了明确规定,即苯、甲苯 + 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铅、镉、铬、汞,同时还规定了物理性能如冲击吸收、抗滑值、拉伸性能等。然而,对于塑胶跑道铺装后对空气质量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相关的国家标准。

  “合格”的检测结果显然未能打消家长们的疑虑。从2015 年 9 月至今,已有 25 所中小学或幼儿园被报道存在异味操场或异味跑道,其中绝大多数案例中,都提到学生出现过不同程度的不适症状。25 起案例中,经国家标准检测后显示相关指标不合格或超标的,仅有 2 例。沧州一家从事体育设施建设业内人士说,“目前国家标准很宽松,也并非强制性,只是符合性标准。”

   

  2016 年 6 月 17 日,北京西城区教委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进行全场拆除。

  学生家长们,更倾向于比国家标准更为准确严格的深圳标准。

  今年 5 月,深圳市发布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试行),试行期 6 个月。在深圳市的试行标准中,除了规定上述七项有毒有害物质的限量,还规定了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3,3’- 二氯 -4,4’- 二氨基二苯甲烷 (MOCA)、苯并 [a] 芘等有害物质的限量。深圳市的试行标准对多环芳烃和短链氯化石蜡的限值分别是50mg/kg 和 1500mg/kg。

  家长委员会推荐使用深圳信测标准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重新对学校进行环境检测,西城区教委有关领导和白云路小学校方领导同意。6 月 22 日,白云路小学众多焦灼的家长终于拿到了深圳公司的检测结果——它推翻了此前“合格”的结论。

  检测报告提到,跑道材料中的苯,甲苯 + 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邻苯二甲酸酯,可溶性铅、镉、汞、铬,测试结果为未检出或低于参考限值;乙苯,总挥发性有机物,二硫化碳无参考限值;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结果都高于参考限值。

  换句话说,该校操场确有数种污染物超标。

  除了在塑胶跑道最终检出数种国标未包含的有害物质,白云路小学十余个教室的空气采样也测出甲醛含量超标,虽其浓度不会造成急性中毒,但长期影响不可忽视。

  一个多月来,关于白云路小学塑胶跑道的有毒和无毒

  之争,成了众多家长的心病,至此终于结果揭晓。

  “我们当初在制定标准时,把能预料的有害物质都添加了进去,但没有预料到的未纳入规定。”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解释“国家标准”如何制定的,对于跑道上方空气问题,由于没有标准,没办法评判其是否合格。

  刘海鹏称,目前团队正在考虑修订国家标准,将包括VOC 在内的其他物质加入规定,并进一步对气味检测作出约定。

  毒从何来?

  6 月 21 日晚,央视《经济半小时》曝光了河北沧州盐山县橡胶小作坊。这些“毒跑道”生产窝点分布在距离北京不到 200 公里的河北沧州和保定的城乡结合部。这些私人作坊常年向当地的施工单位供货,用于包括北京在内的多地区学校操场改造工程项目。

  距离沧州市区大约 20 公里的村落,从马路旁开始,各种散发着臭气的橡胶垃圾随处可见。堆放橡胶垃圾的尽头,是一间黑乎乎的屋子,里面摆放一台由进料口、刀片和出料口组成的粉碎机,设备长度大约 2 米。废旧轮胎、废弃的电缆,以及各种说不清来源、说不清品种的橡胶垃圾,就这样经过简单地粉碎,简单地粘合之后,就成为了学校塑胶跑道的主要原料——黑色颗粒,既无厂名厂址,也无相关使用说明,更无对产品质量的检验合格证。建筑公司负责人在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中称,自己都认为这些原料有毒,所以基本不到施工现场。

  “扔到槽里面然后弄一点,打碎了,在这里面,再打碎了抽上去。从这个管就抽上去了。从这里面看到了吧,两层筛子,一振动,把颗粒就筛出来了 。”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市场上做塑胶跑道的原料,都是这些由各种橡胶垃圾打成的黑色塑胶颗粒。

  “用这个的话一平方米能省两块钱。”

  央视曝光黑窝点后,一夜之间,沧州市涉及橡胶生产的企业全部被要求停产。盐山县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拉网式排查,9 家橡胶再生厂被查封。

  除了盐山县,根据《新京报》调查,沧州市沧县旧州镇往南数公里外的前唐庄村一带,也有大量橡胶厂聚集。前唐庄村距离沧州市区 20 公里左右,以生产再生橡胶知名于方圆数公里的村庄。这里聚集着 20 多家橡胶制品作坊。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发展橡胶行业,到目前为止,前唐庄村有 80% 的村民从事再生橡胶生产。停产风波也涉及到了前唐庄村,但目前仍有部分作坊在顶风作案。

   

  为何这一带黑作坊会如此盛行?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曲睿晶解释道:“如果行业规范,对废旧轮胎进行回收利用,制造塑胶跑道是有利于环保的好事,废旧轮胎作为原料建造塑胶跑道在欧美国家也普遍存在。但目前国内塑胶跑道标准缺失、监管缺位,才导致了黑作坊的产生。”

  而准入标准的下降,或许也与这两年问题跑道“井喷”直接相关。

  2000 年以后,中国体育市场蓬勃发展,对塑胶跑道的需求日益增加,很多不具备资格的小企业挤进了市场。在聚氨酯厂商里,国际田联认证和中国田协审定的均只有十几家资格企业,但实际在做的有数千家。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 家。

  自 2015 年起,中国取消了体育用品设施生产的相关资质,导致了行业门槛进一步降低,几乎什么样的施工队都可以生产塑胶跑道。有专家指出,这或许也是近一年来新修建跑道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

  停产风波下,沧县前唐庄村再生胶协会会长唐延双觉得他们很冤枉,“再生胶和‘毒跑道’之间应该是没有关系,‘毒跑道’不该把再生胶行业牵扯进来。”实际上,若把毒素来源只归罪于橡胶回收再生业的不完备的确也有失偏颇。“毒跑道”背后,还有不可忽视的招标、施工、材质和检测等诸多漏洞环节。

  张先生长期从事建筑工程行业,曾与负责塑胶跑道工程的同行打过交道,他向笔者透露,跑道铺设厂家为了保证能“低价中标”,翻修操场费用若需要 100 万,厂家一般会给学校相关工作人员 30 万回扣,实际收入只有 70 万。人工费没法降低,施工方为了保证获利且利润可观,原先承诺用国家标准材料,这时就很可能采购非国家标准原材料,以降低成本。而这样,制成的跑道很可能会产生有害气体。

  而监理“监而不理”,这一中间环节的缺失往往也是造成“毒跑道”的原因。根据环球聚氨酯网的报道,就塑胶场地施工过程来说,首先,中标文件中都会标明各种原材料的配比数量,监理要现场查看各种原材料数量是否足够、配比是否合适。而现实中,绝大多数监理方缺乏相关专业知识,且只是走过场。此外,目前国内专业的体育监理公司只有两家,面对庞大的体育场地市场,这两家显然难以全面兼顾。

  而施工完成后,按照流程,监理应在现场取样或邀请专业单位现场取样,进行样本检测,但这一送检程序现实中常由施工方自己完成,且作为第三方的质检机构与企业沆瀣一气,出示假的合格检测证明也难以避免。

  所以,即便原材料商卖出的黑色颗粒、双组分胶水等都是合格的,工程商仍然有可能在施工时不严谨导致出问题,或为了降低成本加入其他垃圾材料和有害物质。原材料、施工、监理、验收等环节层层失守,塑胶跑道终于成了“毒跑道”。

  与健康的受损是否直接相关?

  根据业内人士介绍,塑胶跑道中毒性污染源主要有三 个部分:一是塑胶跑道使用的溶剂中挥发含有毒性的物质,如易挥发的 TDI(甲苯二异氰酸酯)等;二是劣质塑胶跑道中含有重金属催干剂,如能促进跑道快速凝固定型的铅盐;三是增加劣质跑道弹性的邻苯塑化剂等。

  从目前的检测报告和症状来看,最大可能性杀手是苯和甲醛。刺鼻性气味和眼睛的不适很可能是甲醛造成的(当然苯和其他的化学物质也会刺激黏膜组织造成眼部不适)。鼻子出血和血象不正常这两个症状基本可以指向苯中毒。长期呼吸苯污染的空气会严重影响造血细胞功能,尤其是骨髓 ,进而扰乱正常造血并造成血成分的减少。白云路小学的跑道检测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这些有害物质在 20 ℃以上温度或紫外线照射下 , 会释放出有毒气体,这也是为什么“毒跑道”事件频发于夏季。然而病症与怀疑的杀手是否一定有关,到目前为止,仍未得到准确答案。

  在最终检测结果出来 10 天后,7 月 2 日下午 3 点,白云路小学召开学生体检报告专家分析通报会。西城区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赵刚在通报会上介绍,他们目前共收集到白云路小学 621 份检查报告,分为血常规、肝功能和凝血三类。血常规不正常的指标主要是血小板增多,占报告总数的 17.6%、白细胞增高的占 10.7%;肝功能指标不正常的主要是谷丙转氨酶,凝血不正常的主要是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时间偏长和凝血酶时间偏长。

  225人上交的实名报告中,有118人三类指标全部正常,88 人有一类指标不正常,19 人有两类指标不正常,没有人三类指标都不正常,其中血常规不正常的有 63 人,肝功能不正常的有 6 人,凝血不正常的有 54 人。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赵卫红在通报会上表示,体检报告上的参考值都以正常人的相关数值进行统计得到,是否得病还需要临床大夫诊断,根据数值与参考值的偏离程度结合孩子的具体症状来决定。

  根据家长们自发进行的网络统计数据,576 名受访学生中 497 人出现不适症状,占全部受访者的 86%,其中流鼻血 267 人,占 46%;呼吸道问题(如咽干、咳嗽、鼻炎)有 283 人,占 49%;头晕有 180 人,占 31%。

  然而他们最关心的,这些一致症状的成因,以及多大程度与“毒跑道”相关,目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661

标签:毒跑道
相关内容